新書推薦: 活著就是王道-詹翔霖副教授

看板:書雲討論區 , 發表新主題 | 回應文章 [登入以回應]
此主題群組總共有 1 編文章,以下為 1 - 1  [第1頁]:
主題: 新書推薦: 活著就是王道-詹翔霖副教授
無圖jackson (jackson)
時間: 2012-06-01 21:06:25
點閱: 1152
序號: 3
設定屬性 | 搬移文章 | 刪除文章 | 修改文章 | 回應此文章
# 1
于娟,女,32歲,祖籍山東濟寧,海歸,博士,
復旦大學優秀青年教師,一個兩歲孩子的母親。

2010年1月2日于娟被確診乳腺癌晚期,隨後逐漸轉移到全身軀幹骨,

在健康狀況稍好的時候,她把自己患癌症前的生活寫成日記,痛悟「活著就是王道」,

4月19日與癌症抗擊到最後一刻的于娟離開了人世,享年32歲。

于娟雖然走了,但她的遺著—「此生未完成」,成了最真摯的勸誡,
她激勵人們熱愛生活,因為,活著就是王道。

于娟在書中寫道:在生死臨界點的時候,你會發現,
任何的加班,給自己太多的壓力,買房買車的需求,這些都是浮雲,

如果有時間,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買車的錢給父母親買雙鞋子,
不要拼命去換什麼大房子,和相愛的人在一起,蝸居也溫暖。

「人生最痛苦的事有三種:幼年喪母,中年喪妻,晚年喪子,

如果我走了,我的父母、丈夫還有孩子,就會面臨這些痛苦,所以我要堅強地活下去!」于娟說。

「我曾經以為,我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子,
我的家庭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家庭,

爸媽沒有多少文化,勤勞質樸做個本分人是他們的終極幸福,
老公出身蒲柳,和我一個版本也是苦學改變命運的教書匠。」

「對於這種近乎平庸的平凡我已習以為常,三餐一宿,衣食無憂,想房想錢想課題,

我和光頭一如小說裏所有的夫妻那樣平淡愛世俗,
我從來沒有想到,碌碌庸庸的家人們深藏在無盡歲月裏的,居然是如此強大的內心。」

「我蠻希望很多人能夠看到我的悲劇,然後去更改他們的,走向悲劇的這樣一個方向,

重新去審視健康,重新去正視真正的生活是什麼,

如果是我寫下來的這個東西,哪怕是讓一個人看到以後有所反思,

改變他們的生活習慣或者工作習慣,從而不再受我這種罪的話,我覺得也蠻值得的。」

我跟很多人很像,我跟很多年輕人太像了,
我們都沒有背景,然後我們都靠的是知識改變命運,

然後我們讀了二十幾年書,十幾年書,爬上來以後發現
上面有四個老的要養,下面有一個孩子要養,

你會要拼命地想去賺錢,大家心裏其實都蠻苦的。

我曾經試圖像圓圓三年搞定兩個學位一樣,
三年半同時搞定一個挪威碩士、一個復旦博士學位,

然而博士始終並不是碩士,我拼命日夜兼程,
最終沒有完成給自己設定的目標,自己惱怒得要死,

現在想想就是拼命拼得累死,到頭來趕來趕去也只是早一年畢業。

可是,地球上哪個人會在乎我早一年還是晚一年博士畢業呢?

我曾經試圖做個優秀的女學者,但我有時會對中國的教育體制感到很失落,

為了一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生目標的事情撲了命上去拼,
不能不說是一個傻子幹的傻事,

得了病我才知道,人應該把快樂建立在可持續的長久人生目標上,
而不應該只是去看短暫的名利權情。

癌症是我人生的分水嶺,別人看來我人生盡毀,其實,我很奇怪
為什麼反而癌症這半年,除卻病痛,自己居然如此容易快樂,

我不是高僧,若不是這病患,自然放不下塵世,這場癌症卻讓我不得不放下一切,

如此一來,索性簡單了,索性真的很容易快樂。
名利權情,沒有一樣不辛苦,卻沒有一樣可以帶去。

于娟攝於國外
今年三月,當于娟的網路日記已經獲得了數百萬點擊的時候,她接受了一次電視採訪,
此時距離她去世已經不足兩月,

曾經意氣風發的海歸女博士,鉛華盡洗,家裏為了給她治病,甚至賣掉了房子,

全家人租住在一套面積不大的舊樓房裏,真正的蝸居也溫暖。

「我以前就是想讓自己的父母過得好一點,
想讓孩子有一個好的教育,想換一所大點的房子,想過得稍微舒服一點,但是

後來病了以後你會發現,其實他們的快樂也不是說,他們是不是能住大房子,

也不是說他們是不是能到一個全球最好的早教中心去或者怎樣,
而是說,是不是你是好好的。」

于娟攝於挪威
生不如死,九死一生,死裏逃生,死死生生之後,我突然覺得,一身輕鬆,

不想去控制大局小局,不想去多管閒事淡事,我不再有對手,不再有敵人,

我也不再關心誰比誰強,課題也好、任務也罷暫且放著,
世間的一切,隔岸看花、風淡雲清。

「光頭」,于娟的丈夫,由於于娟生前博客的影響力,
他的別名比他的本名「趙斌元」來得知名得多,

這位上海交通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的副教授,
在昨天簽書現場一直不停地說著感謝,感謝,感謝……

他說這本書是于娟生命的延續,這本特殊的書也讓于娟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在光頭的心中,和于娟的結合是這一生最無悔的選擇,
「我們互為初戀,讓初戀成熟為婚姻,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多麼美好的一條人生道路,還有什麼不可以包容!」

生病之前的30年,于娟的生活高歌猛進--讀書,考研、讀博、留學,
她像一隻趕路的鳥兒,忙著去追趕一個又一個目標,
直到有一天被命運掐著脖子按在塵土裏。

生命的最後幾個月,于娟的博客開始受到成千上萬人的關注,

儘管在網路時代,類似的生命日記並不罕見,但

這個讀了二十幾年書,研修了社會學經濟學等等學科的才情女子嘔心瀝血的話,
還是令許多人震動、深思。

于娟身後的世界,似乎一切如常,
兒子土豆,偶爾會在遊戲的間隙問大人:媽媽哪兒去了?

或者流連在媽媽生前住過的小房間,有一天,他會知道媽媽今天寫下的文字,

那些文字,正是為了他,和所有有將來的人而寫。

白岩松:
人生是條單行道,一路向前,從來沒法回頭,然而,
現如今的中國很多人為名忙,為利忙,

常常忘了或者顧不上生命的意義跟價值,
也許于娟的故事會讓有些人停一停、想一想,可是

一定沒多長時間,一切都會照舊的,是嗎?會這樣嗎?

網友說:
天堂裏沒有病痛的折磨,在天堂裏你會變成守護天使,
繼續守護著你的父母、心愛的小土豆跟光頭。

于娟家人在于娟墓前

祝福您!
 facebook twitter plurk

 | 
所有看板
今日文章熱門點閱
最新刊登的文章
nav123 | TagBee | nav123小遊戲